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劫在西游?我道心与相俱空 > 第250章 我恨呐!
 
小白龙将玄奘送到岸边安全处,施术救醒了李虎,便又重新化作白马。

见那红毛怪入了水,悟尘与猪八戒也随他消失在河面上。

一时间有些心急。

“法师,您能不能对那妖怪念上几句佛经,压压他那嚣张气焰!”

小白龙以心声言语道。

水面依旧汹涌,却不见他们的踪迹,定是斗到水下了。

“这多心经并无伏魔之功,能渡己,却难渡人!”

玄奘无奈答道。

他只是靠心诚,见那珠子是佛门的宝贝,才想着试一试。

能让他在水中出来,也是运气。

他此刻头痛难耐,就是再念,也难有效用了。

砰砰!

只是说话间,水面两道水柱射出。

猪八戒与悟尘皆出了水,上了岸!

“师傅,这妖精在此地盘踞的时日太久,已经将水域化为他用,这水下相斗,我跟大师兄讨不到便宜!”

猪八戒呼吸稍重,直接靠着那石碑说道。

真要硬碰硬,他也不怵,加上大师兄,肯定是手到擒来。

可这妖怪也不傻,压根不与大师兄正面碰撞,也就自己能在水下限制他几分。

打来打去,一点法子都没有。

“这流沙河简直是老黑我的克星,水下打的太憋屈了也!”

悟尘嘟囔一声,也坐下来。

他一身实力连一半都没有使出来,全被那妖怪给戏耍了。

“猴哥呢?”

猪八戒忽然抬头问道。

四下看去,哪里还有孙悟空的身影。

“阿弥陀佛,悟空八成是被卷到河里去了,那种风浪,连你们都应付不了,悟空就更别说了!”

玄奘叹了口气道,神色有些落寞。

这么久也没看他出来,怕不是已经遭难了。

这河凶的紧。

猪八戒嘴角微抽,心想就是咱这几个全见阎王了,孙悟空也不会有事。

只是不知道怎么跟师傅说,干脆就当听不见。

躺一旁发起呆来。

“师傅,这河怕是难过了,水下我俩奈何不了他,他也不会蠢到跑岸上来与我相斗,很难擒了他啊!”

悟尘苦着脸道,一时间他也没什么好法子了。

师徒皆沉默不语,周围除了水声,便安静的出奇。

却说流沙河界地,那滚滚流沙与水下,白骨无数,有的掩埋,有的露出一角。

有人骨骷髅,飞禽野兽骸骨,只多不少。

透过黄沙看去,只有白茫茫一片。

道道幽魂在河水冲刷下,已经是灵性难存,各自无意识的扎根于白骨之上。

一道身影行走此间,穿过那些幽魂时,似乎比那幽魂更为虚幻。

更是引不起幽魂的注意。

悟空看向四周的亡魂,心中微微叹息。

这些魂魄被困在流沙河界,无法投胎转世。

日日煎熬,就是疯癫之人,也比他们强些。

这河径过八百里之遥,上下也有千万里远近,若不是来到河底,谁又能想到有如此多的生灵葬送在此。

难入幽冥。

“再等等吧,送你们入幽冥的人,已经到了!”

悟空低喃一声。

这些生灵枉死河底,鬼差难觅,若非玄奘西行,怕是又要等上许多年。

片刻后,悟空的身形也消失在此间。

岸上,玄奘听到一旁的动静,不由得转头看去。

便见一猴头自土里冒出,四目相对,玄奘眼中带着惊喜,不由得出声道。

“悟空,你还没死啊!”

悟空闻言脸色微黑,这什么话,不知道的还以为咒自己死呢!

“说什么晦气话,我不过是看那妖精凶,这才施个土遁之术,避避锋芒!”

悟空随口道,拍拍身上的沙土,见玄奘目光幽怨,他也当看不见。

“你会土遁术,也不带贫僧避一避,先前贫僧与李虎差点死在河底。”

玄奘哀叹道。

在水里的恐惧比在洞里多的多,若不是秦施主舍命救他,今天怕是难活。

“法师放心,你们一旦魂归西,俺老孙肯定给你们弄个坟立道碑,每年忌日给你们带点好酒好肉……”

悟空尚未说完,玄奘便捡了块土疙瘩扔了过去。

却被悟空躲了过去。

“不说笑了,我去河底走了一遭,那里白骨皑皑,幽魂无数,想必困于河底多年。

法师慈悲为怀,不如渡上一渡!”

悟空微笑道。

“孙兄莫说笑了,你没见那河里有妖怪么,别说超度别人了,要是不想个法子出来,要么打道回府。

要么……咱估计得跟人家作伴去!”

李虎苦着脸开口,眉头紧皱。

说出的笑话却一点都不好笑,要是没有解决之法,他们的下场跟他说的差不到哪里去!

“未曾想还有被困的亡魂,只是不知他们又是谁的丈夫,谁的妻儿!”

玄奘轻叹一声,缓缓起身。

那河底不是个好去处,待上片刻已是难受至极,不敢想要是一直被困在那里,会有多绝望。

“河里的妖施主,贫僧有些事情想与施主商谈,不知可否现身相见?”

玄奘朗声道,目光也扫向河面。

那翻滚的浪涛凶恶,只是不知本就是如此,还是有那妖怪后才有此景象。

“臭和尚既然侥幸在我手底下活命,不急着逃命去,还来招惹我作甚?”

水面奔腾,红毛怪远远的露出半个身子,冷声说道。

目光扫来时,让人发寒!

“你这红毛妖怪切莫嚣张,有种与我岸上斗过,缩在水里算什么好汉?”

悟尘看着他就来了脾气,厉声喝道,刚才打斗太憋屈,让他难以接受。

“呵呵,你怎么不说让我缚了双手双脚,再与你斗过,干脆把脑袋给你好了,免得你手软砍不下来!”

红毛怪闻言冷笑道,颇为不屑。

这黑熊与那村间稚童一般,怕是还没长脑子!

“阿弥陀佛,妖施主何苦与我徒儿费那口舌之争,须知天理昭昭,善恶有报。

施主杀生造孽,为恶一方,他日劫难临身,怕是悔之晚矣。

不如放下屠刀,以赎罪孽,以还因果,他日了结因果,说不定能飞升得道,位列仙班!”

玄奘认真说道。

见那妖怪脸上讥讽越来越甚,有些不解,以为自己说的不对。

“那和尚,你未免太过天真,为善如何,为恶又如何,所谓道理不过是哄骗世人而已。

位列仙班?我本就是那凌霄宝殿中的卷帘大将,不过是失手打碎了一玻璃盏而已,玉帝就贬我下界,受此苦难。

实在是可笑,太可恨!”

红毛怪咬牙切齿,目含凶光,提及此事,心中怒火无边。

一个破盏子而已,便无视自己往日功过,让他入了妖魔之道。

那等乌烟瘴气之地,也配称天庭!

昔日孙悟空打杀那么多仙神,不过是被压山下五百年而已,凭什么到了自己这里,受了责罚不说。

还要每七日飞剑穿身,让他痛不欲生!

天底下何时有这般道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